第23章 新一代校草的诞生

超无敌吹牛系统 纳兰将心 2099 2019.10.05 18:25

在开车去学校的途中,张嘉霓皮笑肉不笑得问王潇

“怎么?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跑步了。”

副驾驶座上得王潇感觉到一阵杀气扑面。

原本经过一晚上,张嘉霓已经消气了。

准备起床后找王潇好好聊聊。

但没想到却看到王潇跟丁玉婷一起去跑步了。

原本已经消了的无名业火‘腾’得一下就燃起来了。

王潇深吸一口气:“你别误会,这是我和婷姐早就约好的。她带我一起锻炼身体。”

张嘉霓冷笑:“你们锻炼个鬼。那种老爷爷式的慢跑也配叫做锻炼?那个丁玉婷跟个白杆一样,身上连肌肉都没有。你们是在调情还是跑步?”

王潇一头黑线。

大小姐,你恐怕对‘锻炼’这词有什么误解。

丁玉婷是个演员,她锻炼是为了保持最好的身材。

我锻炼也是为了发育长身体。

不过,王潇也理解张嘉霓的这种误解。

因为,他曾经在张嘉霓的小肚子上,隐约看见了完美线条。

张嘉霓身材完美,黄金比例,那在这完美身材下,却隐藏着极其可怕的爆发力。

王潇曾经见过张嘉霓在巷子把几个不长眼的小混混,打断了腿骨和肋骨。

徒手打断的。

还没用全力。

真要用上全力,估计能活活打死。

所以,在张嘉霓的字典里,锻炼一词就是非常高强度的。

王潇这种小白脸式慢步,她极其鄙视。

加上,有些吃丁玉婷的醋,张嘉霓说:“既然你喜欢跑步,从明天我来陪你好了。我知道最科学的锻炼方法,是一个很好的教练。”

王潇能够想象她所谓锻炼的强度

“不。。。不必了吧。我又不是特种兵。”

张嘉霓:“不必了?那个丁玉婷带你一起锻炼,你就可以。我帮助你就不行?”

看着张嘉霓凶神恶煞的样子,王潇也不禁有些恼了,冒出了一点反抗精神。

“张嘉霓,我和婷姐已经认识一年,是老朋友了。你别无理取闹。我和你只是签了一张契约而已,又没有卖身给你。我不是你的宠物,别对我指手画脚。”

张嘉霓脸色阴沉了下来: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。”

王潇:“呵呵,今天天气真不错。”

张嘉霓瞪了他一眼,眯着眼睛冷笑:“放心,你别怕。大家都是文明人,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。还是那句话,今天数学摸底测验,你能考130分以上,我就不揍你。”

王潇额头上的汗水,当时就下来了。

这个女魔头。

张家人果然都是大魔王。

※※※

这一天,上午上课的时候,王潇几乎没有怎么听课。

他只看数学书,强迫自己背诵各种数学公式。

没办法,下午数学摸底测验,要是考不了130分以上,张嘉霓这女魔头就要揍我。

他翻出了数学书后,闭着眼睛念了一句

“上帝保佑。”

然后,王潇抱着数学课本啃了起来。

数学并非王潇的强项,他的强项是英语。

王潇对那些数不清的数学公式非常头疼,不怎么喜欢钻研数学。

平常测验分数大约110分,属于中等水平。

王潇以前就是那种成绩中等,偶尔有一门比较优秀,在班里毫无存在的感的学生。

这样的学生估计在每个学校,每个班级,都会存在吧,数量还不少。

不过今天,对数学头疼的王潇,非常意外得发现,自己竟然可以轻松看懂这本数学书了,而且看得还挺有意思得。

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给予大脑足够的刺激,开发了大脑,激发了潜能。

渐渐的,王潇感觉自己在阅读的时候,能够进入了一种高度专注的状态。

就好像全然忘记了外物,世间唯有我和眼前的数学书,除此之外再无他物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王潇一直沉浸在数学的海洋中。

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才让王潇从这种‘沉浸’的状态中醒了过来。

就像是入定的神僧醒来一样。

“呵呵,王潇同学,这堂课是语文课呢。你怎么拿着数学书啊。”语文老师刘桂芳眯着眼睛,皮笑肉不笑。

她发觉了王潇在看数学书。

“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,把语文课当成了数学课?”

学生们哄堂大笑。

王潇苦笑说:“那个,刘老师,我们下午要数学摸底测验。”

刘老师心里不爽:“呵呵,数学重要,语文就不重要了吗?你觉得数学拉分,语文不拉分,就可以轻视了,是吗?”

王潇心中感叹,老师的脑补能力真强。

“对不起。”王潇低头道歉。

他很清楚,这种事情,千万不要和老师硬刚,否则老师能刚死你。

刘老师:“看你认错态度诚恳,把今天的课文抄十遍,下午交给我。今天的事就算了。”

没想到王潇突然开口问:“能不能不抄啊?下午要数学摸底考试,我真的没时间抄课本了。我得抓紧时间看数学书。要不明天抄吧。”

刘老师那脸色就像天上的乌云一样。

原来在你心里,数学还是比语文重要吗?

刘老师深吸一口气,冷笑着开了一句玩笑:“可以啊,你想偏科数学对吧。好,你把今天的课文背诵。我就不追究了。”

今天的课文,是《我国古代小说的发展及其规律》,三千多字。

属于生僻课文,并没有被划入高考重点,也没有背诵要求。

刘老师这句话就有点刁难他的意思了。

别说王潇了,估计就算班里的学霸也未必背得出来。

王潇:“这……”

“呵呵,为难了吗。能背前面三段,我就饶了你。”

刘老师不耐烦说:“快点吧!我还要上课呢!背不出来,就给我抄作文。”

周围学生们也一脸期待得看王潇笑话。

“呵呵,这家伙总是那么倒霉。”

“哎,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”

“不过,听说他泡到了张校花哎,一下子走上人生巅峰。”

“呵呵,什么人生巅峰,深渊地狱吧。他和魏子冲那个校霸抢女人,以后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

这些都是嫉妒王潇的男同学们。

也有好些个花痴女同学眼睛有些亮,话题有些跑歪了。

“哇,王潇同学好像变帅了呢?你们发现了吗?”

“真的,真的,长高,脸颊也削瘦了。”

“皮肤好好哦。”

“你看那长腿,好长。”

“他以前长什么样啊,都没太注意过他。”

“整容了吗?”

“怎么可能。才几天时间啊?而且整容也不能长高啊。”

“这是开始发育,颜值开始张开了呢。”

“我们学校新一代校草要诞生了吗?”

王潇一下子吸粉无数,都是女生。

女生和男生分成正反两派。

不过,刘老师这时候是大反派,正在催促王潇:“你快点。”

王潇深吸一口气:“老师,让我回忆一下好吗。”

刘老师冷笑:“呵呵,看你为难成这个样子。背个三百字,就算你过关,意思对也行。”

她心里很清楚。

就算是三百字也很难背出来。

因为这课文实在太偏了。

刘老师自己都没怎么看过。

她只是在刁难王潇而已。

但没想到,王潇突然开口抑扬顿挫得朗诵了起来:“中国的小说,也和世界各国一样,是从神话传说开始的。有人说我国小说有很多起源,如寓言、史传、诸子散文等等,其实源只有一个,那就是神话传说。神话是把神人化,传说是把人神化,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很难确切划分。。。。。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