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安家

梦转千年我为皇 润德先生 1970 2019.10.05 18:25

庆安府,位于庆江之边。当年为了治理此地的水患而设下一府,故取名庆安。

庆江横贯整个洪荒界,庆安府的位置刚好位于庆江的中间地段,因而东来西去的客商云集于此,让此地成为三十六府中排名前三的水陆码头。

“少主,这里比我们那热闹多了。我们庐州城的边上有条庐江,庐江和庆江相比,简直是一个地一个天。”战狼不像青蛟在外界生活过,他是土生土长的秘境妖兽。

“不要大惊小怪,要注意自己的身份。眼前的庆江是很宽广绵长,但若跟上三界的某些水域比起来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,庐江见庆江。”

“少主,您去过上三界?”南霸天的心中早已埋下诸多疑问,眼前的谈话犹如导火线,彻底引燃他心中所有的疑问。

“霸天,不是我不说而是时机未到。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是,上三界我去过,在那里我有很多故人也有很多敌人。你们跟着我,有很大的几率会陨落。为此,我再给你们选择一次的机会。假如你们今天愿意离开,我绝不阻拦。”风昊神色突变,严肃的让人不敢直视。

“誓死追随少主。”青蛟和战狼想都不想的跪拜而下。

南霸天没有急于表态,而是眼神复杂的站在原地思考。他对风昊的身份有诸多猜测,唯一想到却又不敢往上靠的便是他和风帝是同一人。

眼下有获得自由的机会,需不需要争取一下呢?通过和他一段时间的相处,知晓他不是一个滥杀无辜,背信弃义的人。要不要为了自由而就此分道扬镳呢?

南霸天的犹豫在青蛟和战狼看来就是赤裸裸的背叛。对少主用得着犹豫吗?哪怕他让自己去死,自己也会眉头不眨一下的自尽而亡。

风昊没有催促南霸天。事情进行到此,有很多事想瞒已经瞒不住。既然瞒不住,那在自己身边的人就绝对要忠心。尤其是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,忠心的效果会比知道自己是谁要强百倍。

“少主,属下愿意继续追随您。不管未来如何,属下的这条命是您的。”南霸天双膝下跪,弯身拜下。

“真的考虑清楚了?自由可就在你面前。”风昊再次抛出鱼饵。

“考虑清楚了。与其浑浑噩噩度过一生,不如追随在少主身边,享受精彩人生。”南霸天坚定的回答道。

“好,我们走吧!可以进城了。”风昊对南霸天的认可达到百分之九十。只要接下来他继续忠心耿耿,迟早有一天自己会给他无尽的荣耀。

庆安府也有城主,此地城主姓娄,人称娄主。来之前,余龙特地点过此人。在余龙的叙述中,娄峰这个人足智多谋,一身实力早已修至精魄境巅峰,随时可以跨入辟谷境。一旦迈入辟谷境,他至少可以达到二品,而不是普通的初入辟谷境。

庆安府没有分内城外城,它长十里,宽十里,端端正正的一个正方形。

城主府位于庆安府正中心,符器师公会位于东北角,丹师公会西南角,安家位于东南角,剩下的西北角则是被城内其它三大家族占据。

“少主,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像安家这样独占一角啊!现在的场地太小了,完全施展不开。”这回开口的不是战狼,而是青蛟。

“小吗?我觉得很好。再说,未来的我们不局限于此,要那么大的场子作甚?请佣人不要钱啊!”风昊白了青蛟一眼。

战狼在一旁偷笑。少主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抠粑粑的,恨不得一个铜板当成两个用。但在关键时刻,他出手时的金额,绝对能让人惊掉下巴。

安府占地面积很广,长三里,宽两里。外围的朱漆红墙挺拔而起,足有五米高。在红墙顶端还能看到不断巡视的府卫,恍惚间让人觉得安府不是一座府邸,而是一座小城。

“好气派啊!不知道我们六安府的白家是否也这么气派。”风昊轻叹一声。

“回禀少主,白家不如安家气派。六安府属下去过,白家的面积仅有安家的一半。但听说白家的地下面积是它明面上的三倍。若为真,白家的面积实际上要比安家大。”

“有印象了。走吧!我们进府!”不管白家隐藏的多深,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事。

“来者请止步?请问可曾送过拜帖或者是府内某位大人邀请你们而来?”门口负责守卫的卫队长对他们抱拳问道。

“什么叫素质?这便叫素质。什么叫家风?这便叫家风。不错,你们平常也这样吗?”风昊没有回答他的疑问,反到抛出了自己的问题。

“这位公子,安家身为一方雄主,自然要以身作则。家主御下极严,府中上下没有人敢狐假虎威狗仗人势,更不敢做出有损安家荣誉之事。”

“善。烦请通报一声安山,就说故人来访。”风昊对卫队长微微一笑,此话等于回答了他先前的疑问。

“请稍等,我这就去汇报。”卫队长弯身一拜,转身向府内跑去。

没过一会,爽朗的笑声响起,紧接着安山率领府中老小从府内鱼贯而出。每个人都身穿盛装,脸上也洋溢着开心的笑容。

“少主,我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?”

“我也是,感觉有点假。”

兽类的直觉很准,风昊不会怀疑他们的话。安山给自己留下的印象不错,他没必要弄这些虚的吧!

“风少,我就说今早为什么喜鹊频叫,紫气东来。原来是贵客到访。里面请!”

“请!”风昊不失礼节,同样伸手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风昊的精神力在极境之力的加持下迅速散开。现在是探清虚实的最佳时刻,有什么想说的这些人应该会憋不住。都知道城府深这个词,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?

“家主不会是老了吧!为一个年轻人,用得着如此大的阵仗吗?长老可不是用来做陪衬的!”

“爷爷真是,这个人看起来还没我大呢?难不成又是上界哪个世家的公子到我们这来打秋风?”

“长得一般,身高一般。哎!和我想象中的差好多哦!”

“父亲做事向来稳重,怎么会在今天犯下大错呢?家中长老恐怕会对他责难,几个叔伯也会借着此事,再次觊觎家主之位。本就多事之秋,父亲为何还要多生波澜呢?难道他真的老糊涂了?”

“哼哼!大哥啊!这可是你自找的。人老了就该颐养天年,家族的事就让我们这些身强力壮的多分担些吧!当年的我们不如你,现在的你恐怕不如我们了吧!”

一个个人的想法尽数传回风昊脑中。“安山费心了。只不过这样一来,也许会弄巧成拙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页